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霓衣风马的博客

霓为衣兮风为马

 
 
 

日志

 
 

 司马南:有人把在会场扔鞋看作是西方民主,这实在是大错特错  

2012-10-10 23:5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司马南:有人把在会场扔鞋看作是西方民主,这实在是大错特错 - 霓衣风马 - 霓衣风马的博客

司马南在海南大学演讲时遭遇扔鞋的场景(后方着灰衣者为司马南)

 

  编者按:10月7日,“独立学者”、社会评论家司马南在海南大学发表演讲时遭遇“扔鞋”,近日在网上引起很大的议论。10月9日下午,环球网环球论坛牛人访邀请司马南就扔鞋事件谈了自己的看法。

  公知们能保证自己不被扔鞋吗?

  环球网网友:您认为自己为什么会被扔鞋?

  司马南:那个小伙子在扔鞋之前,他引用了苏格拉底一句关于自由的话,紧接着说,你讲的四条我都驳不倒你,因为你政治正确,这个国家没有人审判你,所以我的问题就是可以扔鞋吗?可见,他并不是反对我个人,而是不满意国家的制度,这样的年轻人未必了解更多,但他受了一些思想的影响。

  扔鞋的原因,据我分析:第一,在海大公布了我要演讲的消息之后,一些人在网上串联,他们公开扬言扔鸡蛋扔鞋子、把司马南扔到海里去喂鱼,造成了强烈的、敌意的氛围;第二,年轻人有作秀以引起别人注意的心理需求;第三,个别人可能认为扔鞋子是西方民主形式,所以很时髦。

  看到有人在微博里边说,年轻人扔鞋子是因为他的话被我打断了,我不是要打断他的话,只是想提醒他尽快说出问题。他从苏格拉底开始讲起,123条,说了半天说不到问题上。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人因为问题被打断就要扔鞋子,在这样的风气下,公知们能够保证现场观众都很喜欢他们吗?

  一些惯用暴力、流氓手段的人喜欢背诵漂亮话

  环球网网友:您认为扔鞋是西方民主的一种表现吗?

  司马南:有人把在会场扔鞋看作是西方民主,这实在是大错特错。扔鞋是一种抗议的方法,但给小布什扔鞋的人,当即受到了严厉的法律制裁。这个事例说明,任何纵容自己行为的人都应当明白一个道理,自由是和法治相联系的,你的自由的边界,就是他人的权利和社会的秩序。

  环球网网友:扔鞋事件后,很多媒体对此事的评论多用了这句话:“我不认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请你结合此次事件再次解读下这句话。

  司马南:“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是一句漂亮的口号。非常有趣的是,今天一些用暴力手段禁止别人发言的人,一些用流氓手段来污蔑对方的人, 一些无视法律的尊严,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做无耻诋毀的人喜欢背诵这样的漂亮话。

  我没有叛逃到美国

  环球网网友:您的这些说辞为什么70后支持的远远比80后、90 后多?

  司马南:谢谢您的细心观察,我没有发现70后支持我的人高过80后、90后这个事实。如果这个事实是经得起检验的统计数字的话,我倾向于认为,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会逐渐成熟起来,成年人不那么容易受到公知们的煽动。

  70后的人,今年都30多岁了,他们对事情有自己的基本的判断。一周前,我只是一天多没有发微博,网上便盛传司马南叛逃到美国、逃到西雅图的谣言。在亚洲新闻周刊,美国、德国、法国的一些大媒体上也出现了这样的谣言,80后、90后年轻人难免受到这些谣言的影响,他们把我当作坏人了,其实我没有那么坏。

  何兵反对扔鞋,应当受到表扬

  环球网网友:您怎样评论民众的发泄渠道的法律容忍问题?

  司马南:发泄行为的法律容忍限度是什么?这个问题不应该由我来回答,应该由贺卫方来回答,应该由李庄来回答,因为他们是法律专业人士。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有一些公知,他们对这种扔鞋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装聋作哑,甚至反过来赞扬扔鞋子的行为,这样的法律人,只有意识形态上的偏执而没有法律的公正。

  我非常感兴趣的问题是,如果有一天在北京大学或新疆大学,贺卫方教授在台上眉飞色舞正在演讲的时候,突然间被一个鸡蛋砸到,贺卫方教授这个时候会讲出什么样的豪言壮语来呢?关于文明的基本规则问题、关于社会的基本秩序问题,我认为,应该超越意识形态上的分歧和思想上的对立。这就好比是交通秩序一样,无论在共产党领导的中国,还是在民主党和共和党领导的美国都要有红绿灯,违反交通法规,都要受到处罚,严重违反交通法规还要判刑。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承认,那么我们就难以找到对话的基本点。中国政法大学何兵教授,应当受到表扬,他认为,扔鞋是不对的,违反基本秩序。

  公知“扳倒党”在浇灌中国的茉莉花

  环球网网友:请谈一下对中国目前“公知”的看法,在中国现在的民主化形势下,他们应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在实际上又起到了什么作用?

  司马南:“公知”本应是心系天下的知识分子群体。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所谓公知,本质上是一帮“买办文人”,兼及唯恐天下不乱的起哄者。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先生,对这类人有一个宏大的期待,于是,有人形象地把这些人叫作“扳倒党”。扳倒党要扳倒的是中国根本的政治制度。他们在浇灌中国的“茉莉花”。当然,有一些被称作公知的人,他们未必有意要扳倒中国根本的政治制度,但是,他们心高气傲,他们自视颇高,他们以为自己有经天纬地之才,堪为帝王之师,上书房行走。他们极端个人主义膨胀,一旦个人利益得不到满足,他们就破坏公共秩序来发泄内心的不满。这样的公知,也是害群之马。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