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霓衣风马的博客

霓为衣兮风为马

 
 
 

日志

 
 

文杨:国之大事,请茅于轼、张维迎们走开  

2012-08-22 18:4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既不能理解中国历史上历次统一战争和对外战争对于中国政治的意义是什么,又不能理解一个幅员辽阔的单一大陆市场对于中国经济的意义是什么,甚至对于近代世界历史和世界秩序的本质也都看不清楚。当茅于轼和张维迎等中国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们试图站在“市场逻辑”的立场上发表对于历史和国家问题的看法时,人们终于发现,他们其实一无所知。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说:国之大事,让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们走开。

文杨:国之大事,请茅于轼、张维迎们走开 - 霓衣风马 - 霓衣风马的博客
 

围绕钓鱼岛的紧张局势,日本方面舆论情况如何,一时难以了解得很清楚。中国民间保钓人士登岛当日正值日本的8.15终战纪念日,又正逢韩国方面对独岛主权的高调宣示,历史与现实的多重纠缠,日本人的复杂情绪不难想象。

但无论如何,还是不能想象在中国学者中会有这样的言论:——钓鱼岛是一个无人荒岛,没有GDP没有税收。地球上有没有它,不会对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百姓造成丝毫影响。但是政治家和外交家们发现这是一个好机会,无事生非,动用百姓的税款,制造事端,煞有介事地忙忙碌碌。其实是为了自己的职业利益。他们就是吃这口饭的。哪天他们真正关心百姓了,世界才能太平。

很长时间以来,我已经不惮以最低的水平来推测中国某些自由派学者了,但很无奈,他们的言论还是屡屡挑战基本智识的下线。众所周知,以上这段言论,正是中国自由派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著名学者、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茅于轼先生通过微博发表的他对于钓鱼岛问题的看法。

由此想到另一位自由派经济学家代表人物,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中国企业家论坛首席经济学家张维迎,在最近访问伦敦时发表的关于鸦片战争的一番言论:——我们经常把当时的西方国家称作“列强”,既指他们的强大,也指他们是强盗。确实,中国的大门就是被这些“强盗”用“坚船利炮”打开的。但就我理解,这些列强最初来到中国还是希望按照市场的逻辑从事商贸和交流,并没有想用强盗的逻辑征服中国。如果当时中国的当权者能理解市场的逻辑,顺应全球化的大趋势,主动开放门户,改革体制,再有一个合适的外交战略,中国不仅不需要割地赔款,而且完全有希望与列强平起平坐,如日本经历所显示的那样。但我们拒绝了市场的逻辑,最后被强盗的逻辑征服了。由此,我们有了现在所知道的这200年的中国历史。

也许是因为受到自身话语权的激励,这些在历史方面严重缺课的经济学家们,还特别喜欢谈历史。他们走火入魔地坚信,凭着经济学教科书里的那几条“原理”,就可以直通人类社会所有领域,也可以直射人类历史所有问题。与张维迎相信用“市场逻辑的思维方式”可以改写中国近代史一样,茅于轼在谈论汉奸和民族英雄的评价时也当真地相信,用“老百姓利益”的思维方式,即可改写中国几千年的历史。

听自由派经济学家讲历史,差不多已经接近“看中国男足踢球”的意思了。

到了这个程度,再去当真地逐条反驳他们的论点,已经没有意义。问题越来越归结为:这些经济学家们谈论超出他们理解范围的重大问题时的话语权从何而来?数学家知道自己不懂政治所以不会一本正经地谈论国际政治,物理学家知道自己不懂历史所以不会煞有介事地谈论中国历史,但知识范围并未超出自然科学家太多的经济学家们,怎么会如此一本正经和煞有介事地大谈特谈所有问题呢?

在西方学界,情况不是如此。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们对于人类很过分的“经济动物”假设,那些早已被凯恩斯批判过的“虚假的精确性”,以及所谓“市场逻辑”对人类社会造成的巨大腐蚀,都遭遇了严重的质疑,或被严肃地否定了,但为什么在中国却仍然被如此强悍坚持着,宣扬着,长期以来被一些当红学者当成经典理论虚妄地放之四海?

言论自由在这里并不是一个好的辩护。美国著名思想家Tony Jult在他2010年的著作中写道:“没有人今天能够一本正经地号称所谓‘有效市场假说’还有任何残留。老一辈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曾经指出,社会主义计划的误区是,它要求一种凡人从来不曾具有的、对现在和未来无所不知的完美知识。他们是对的。但是,看起来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市场理论家:他们也不是无所不知,结果,后来发现他们其实一无所知。”

当茅于轼和张维迎等中国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们试图站在“市场逻辑”的立场上发表对于历史和国家问题的看法时,人们终于发现,他们其实一无所知。

既不能理解中国历史上历次统一战争和对外战争对于中国政治的意义是什么,又不能理解一个幅员辽阔的单一大陆市场对于中国经济的意义是什么,甚至对于近代世界历史和世界秩序的本质也都看不清楚,还算是有知识的学者吗?铸造了当代世界的主要的大事,都发生在所谓“经济人假设”和“经济学”出现之前,发生在“私利最大化”成为全社会最普遍甚至是唯一追求这个转型出现之前,我们的经济学家们真的完全没意识到吗?

别再捣乱了。有句话叫做“战争,让女人们走开”,看来现在也可以说:国之大事,让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们走开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